再狡猾的狐貍也斗不過好獵手!往往狐貍在狡黠地笑著的時候,卻沒想到,他已經步入了獵人設計好的全套。等到他發現的身后,已然晚矣!此時的李天羽和羅林等廠領導就是這樣??粗_林等人離去,李天羽臉上的笑容更是濃了幾分,而且還透著絲絲的壞意。

在廠里的人帶領下,李天羽、周雨薇和林可欣來到了董事長辦公室。這里外面看是兩個房間的套間,位置很不錯,光線向陽,折疊床簾。外間是桌椅沙發、電視、冰箱等等擺設,還有兩張辦公桌,是給林可欣和周雨薇用的,里間是董事長辦公室,全都是新換的桌椅。

墻壁上懸掛著水墨丹青畫軸,還有一副虎嘯山林的猛虎圖。一面的墻壁上,整面都是書柜,里面放著四書五經、卡賴基成功之道、心靈雞湯等等一些書籍。桌子上擺放著液晶電腦和常用的辦公設備。里間還有一扇古香古色的屏風,將屏風拉開,又是一個小屋,里面擺放著一張雙人的席夢思床,衛生間、浴室等等應有盡有。

真的沒有想到,羅林做事還挺周到的。

關上房門,周雨薇得意洋洋地來回走了幾圈兒,笑道:“天羽哥,看我走的兩步路,象樣兒不?”

李天羽抽出一根煙叼在嘴上,點頭道:“不錯!要是跟你走在一起,別人肯定會你以為你是董事長,我是你的助手?!?/p>

“真的?”周雨薇雙眸一亮,特意在林可欣的面前秀了一下,得意洋洋地道:“怎么樣?知道誰比較有魅力了吧!”

林可欣微微嘆息了一聲道:“我是真的自愧不如??!不過,我能幫天羽一件事情,你肯定辦不到?!?/p>

周雨薇瞪著杏眼,微怒道:“咱們都是女人,你能辦到的事情,我一樣能辦到?!?/p>

“是嗎?那可說不定!”林可欣俯下身子,在李天羽的耳邊輕聲道:“天羽哥,你不是答應要分給職工們工資和獎金的嗎?單單只是競拍的三十萬又怎么可能夠?要我看,估計還要個四十萬……”

不知道林可欣是有意還是無意的,她說話的聲音不是很大,卻剛好能夠讓旁邊的周雨薇聽到。這周雨薇哪里還能忍得住,一把扯住林可欣的胳膊,將她給拽到了一邊,翻身坐到了李天羽的面前,大聲道:“天羽哥,不就是四十萬嗎?小意思,我出了?!闭f著,周雨薇將銀行卡放到了李天羽的面前。

李天羽把銀行卡放在手翻轉了幾下,然后一下拍在周雨薇的腦門兒上,沒好氣地道:“我的周小姐,你什么時候能動動腦子?可欣剛才的那番話明明是故意說給你聽的,你還上套?!?/p>

大胸超模mm最新嫵媚性感寫真

周雨薇頗不以為然地道:“有什么了不起的?只要是能夠幫助天羽哥,我愿意上當!”

這丫頭,李天羽瞪了她一眼,將銀行卡又塞到了她的手中,淡笑道:“取錢急什么?你倆趕緊回去坐好了,等會兒就有人給咱們送錢了。來的人送多少,你們就收多少,他們要是問起,你們就說我躺在里間的床上睡著了。明白了嗎?”

“會有人給咱們送錢?”周雨薇眨巴著大眼睛,很是不相信。

李天羽挑動了一下眉毛,笑道:“等會兒你們就知道了?!标P上房門,李天羽打開電腦,再不理外間的林可欣和周雨薇,給黃毛撥了過去。突然接到了李天羽的電話,黃毛興奮得嘴巴都有些合不攏了,一個勁兒的給李天羽問好。

李天羽沒有說別的,直接切入主題,問道;“你結婚了嗎?”

一愣,黃毛苦笑道:“像我這樣一天吊兒郎當的,哪個女人肯嫁給我呀!”

“想要找個女人不?”

“當然想了!李大哥,你……你認識的女人多,給我介紹一個唄?”

李天羽笑道:“行!你馬上來通達飲料廠一趟,跟保衛科的胡九筒說一聲,就說是找李天羽的,胡九筒就會把你帶進來?!?/p>

黃毛驚呼一聲,道:“李大哥,你咋混進通達飲料廠去了?我跟胡九筒是挺熟悉的,不用提你名兒,我也能進去?!睊鞌嗔穗娫?,李天羽將電腦打開了,在QQ空間種的菜應該熟了,不要錢污污短視頻app,不用錢就能看軟件趕緊趁這個時間“偷菜”。

“叮咚……”門鈴聲響起。周雨薇忙湊到了百葉窗前,輕敲了兩下玻璃,急道:“天羽哥,真的有人來了?!崩钐煊鸩荒蜔┑財[擺手,讓周雨薇和林可欣按照事先安排好的進行。

周雨薇打開房門,進來的人正是銷售部的經理欒傳生。他進門之后,就笑著說是來送資料的,不知道李董在不在辦公室里面。周雨薇忙攔住欒傳生,拉開座位讓他坐下,又給倒了一杯開水。

林可欣笑道:“真是不好意思,李董事長在休息!昨天晚上一宿,他都沒有睡好覺,滿腦子都是在想著廠子的事情,還有什么人事調動……”

“人事調動?”欒傳生一驚,忙低聲道:“不知道兩位副董知不知道董事長人事調動的消息?我……我可是一向兢兢業業,對了,我這里有資料,是我剛準備的。等會兒董事長醒來,你們一定要幫我將資料親自交給董事長?!闭f著,他走了出去,臨走了還不忘記叮囑周雨薇和林可欣,一定要親手交給李天羽。

她們兩個哼哈答應著,關上房門之后,就立即敲開了李天羽的辦公室,驚異道:“天羽哥,他們還真的送資料來了……”

李天羽正專注于偷菜,連頭都沒有抬,隨口道:“這有什么,你們打開看看資料袋,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資料?!?/p>

周雨薇嗯了一聲,從資料袋中抽出了印刷好的幾疊資料,然后又抽出了一個厚厚的信封,鼓鼓的,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東西。周雨薇剛要問李天羽找個信封里面是什么,林可欣已經一把將信封奪在手中,掂了掂,然后摔在了李天羽的辦公桌上,笑道:“這厚度,這重量,至少有五萬塊?!?/p>

李天羽笑道:“才五萬塊?這個欒傳生也夠小氣的,還不如我種的一茬玉米吶!”

周雨薇有些糊涂,忙將信封給打開了,里面是厚厚的一疊一疊的百元大鈔,總共是五摞,一摞剛好是一萬塊。這下,周雨薇可是明白過來,叫道:“天羽哥,你……你這樣做不是收受賄賂嗎?這要是讓人查出來,你就完了?!?/p>

李天羽翻著眼睛,沒好氣地道:“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收受賄賂了?我這是在收取資料!更何況,資料可是你收下來送給我的,至于資料袋里面是什么,我根本就不知道?!?/p>

“你不怕?”周雨薇問道。

“怕什么?有什么好怕的?你要是怕了,就趕緊回去?!?/p>

“咯咯……你不怕那可就好了,我早就想這么干了。反正天塌下來有你扛著,我怕什么?!闭f著,門鈴聲再次響起。還沒等林可欣挪動腳步,周雨薇已經雙眼冒光,幾步跑到了門口,將房門給拉開了,站在門口的赫然是采購部經理賈福祥。

看著賈福祥手中的資料袋,周雨薇一把搶奪在手中,在手中掂了兩下,冷嘲熱諷地道:“你準備資料了嗎?怎么感覺里面空空的,都沒有什么重量?這要是讓李董看到,可是不太好――”

賈福祥嚇得激靈靈打了個冷顫,忙道:“周副董,真的不好意思,可能……可能是我的資料沒準備充分,讓我回去再準備準備,等會兒再過來?!?/p>

“去吧!資料不充分,就別過來了?!敝苡贽边€真不客氣,隨手將資料袋丟給了賈福祥,砰下將房門給關上了。她的動作,直看得李天羽和林可欣竊笑不已。

周雨薇不屑道:“他的資料袋里面最多都超不過五萬,哪有啥意思……”

李天羽不禁一挑大拇指,贊道:“高,實在是高!”

就這樣,由周雨薇和林可欣把關,先后收取了銷售部經理欒傳生、采購部經理賈福祥、策劃部經理朱輝、人事部經理以及幾個車間的主任送來的資料,不知道是誰傳出去的風聲,甚至連各個車間小組的組長都來送資料,當然第一生產車間第三小組的組長孟飛除外。至于廠長羅林和副廠長黃凱都沒有現身。

看著辦公桌上堆放的厚厚一摞摞的資料袋,周雨薇和林可欣粗略地數了一下,已經將近六十多萬。周雨薇眨著大眼睛興奮道:“照這樣下去,咱們就發了。天羽哥,要不咱們在廠內的廣播室廣播一下,讓廠內的職工們都給咱們送資料……”

李天羽點頭道:“這個主意還真不錯!”

周雨薇笑道:“怎么樣?不錯吧!”

“不錯,不錯你個頭!”李天羽照著她的腦門兒就是一個爆栗,沒好氣地道:“如果那樣的話,咱們就真的是收受賄賂,蹲進去了?!闭f著,門鈴聲再次響起,周雨薇太激動,竟然忘記了關李天羽辦公室的房門,就將外面的門給打開了。進來的竟然是吳秀麗,而她一眼就看到了李天羽。

輕輕推開周雨薇和林可欣,吳秀麗扭動著腰肢就走了進來。